警察蜀黍我就是栀子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父子失格。【2【师懿

小天使为何这么跟自己过不去呢就【捂胸口】爸爸说该射哪射哪的意思是不让阿罩便宜外人啊!【不

Vice-Principal:

被钢琴solo洗脑啦【。

阿师你快多上几次papa他就是你的噜!【。

-----------------------------------------------------------------

满眼全是咖啡渍。热烫地贴合身体的触感如同挣命都脱不开的胞衣。

司马懿脱下了被咖啡沾染的白衬衫。浴灯下他捂住脸,光裸洁白的上半身和黑色的西装裤不能再多一分恰和。

直觉和裆部的隆起程度告诉他他有了反应。

不过是咖啡流经敏感地带。他悲戚地告诫自己。

 

我要用我的道貌岸然温柔切切圆一个谎。

如鲠在喉也须耐心咽藏。喉头涌出血也罢。

司马懿告诉自己须得包容着儿子,得过且过地过下去。

司马师自此亦愈发百无禁忌,只是轻易不敢暨越。父亲说什么他似乎都听得进去,因为他每每发颤的样子。

司马懿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把自己多疑的心隙填补起来。诚意真心还是假意虚情,他只须瞧着儿子看个半分钟就将结果吃准。

他不想猜测到,儿子打颤仅是因为他太过温软的语气。

他不敢意识到,儿子仅看着他光裸在外的脚踝的目光就几可以形容为狂热。

万丈冰凌中的火反而愈发旺盛。

“师。”

他们也有时睡在同一张床上。儿子的背部线条没有绷紧。

他想他也只须秉着父亲所该有的平庸心态。

“不要恨我。”他低声说。暂且忽略了儿子此时的年纪由不由得他咀嚼出其中的深意。

司马师似乎已睡熟了。

恨不要紧。司马懿翻了个身,伸长手臂把床头灯关掉。只是不要谈什么父子感情外越界的爱。

不要在这方面上恨我。

 

“爸。我交了个男朋友。”

“哦。”

半带着嗤笑的简单音节应答。司马昭正诧异于父亲的平静。

下一秒他已经被掼在地上。一米九的傻大个被一米七几的父亲给将了军。

司马懿歪着头似笑非笑地瞧了眼他眼底的惊慌之意。然后抡圆了胳膊给了他一巴掌。

“如果老子当年有你这么个傻兮兮的脑子……就没有你了。懂吗,该射哪射哪。”

 

直至司马师用玻璃碎片把左眼下的皮肉划破。

里肉外翻狰狞得很。

“爸爸。”他的双眼乖巧地没有流泪。大概知道伤口浸了泪水会更加钻心地疼。

讨厌我。厌烦我。

他甚至低着头小声地笑了出来。左手展示般微微地举着,握着从穿衣镜上磕下的小块玻璃碎片。手指也被割破了,镜像里朦朦地全是血。

司马懿没有惊慌地责问。

他走近,蹲下去。舌尖挑开奄奄一息的稚嫩皮肉,血腥的味道漫在他清洁的口腔里。

司马师的泪腺就此受了刺激。丢了碎片,手掌张开还有些幻觉般麻木不真切的痛感。眼泪扑簌簌地掉。父亲的舌尖上该是腥味和咸味的杂烩。

温热湿润的触感离开,冰凉一片。司马懿撇开头,站起。

 

无数记忆碎片割破光鲜亮丽道貌岸然。

 

爸爸。你爱我吗。

那不是恨啊。连在梦里都同躲在暗处那股子爱意作殊死搏斗的我。

恸哭的青年把父亲发烫的身体松开,温暖黏腻的触感离开,冰凉一片。朦胧中,夜光里,青年倒了一杯父亲的藏酒,细细密密地不知撒了什么东西进去。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3)
  1. 警察蜀黍我就是栀子lost蛋 转载了此文字
    小天使为何这么跟自己过不去呢就【捂胸口】爸爸说该射哪射哪的意思是不让阿罩便宜外人啊!【不
©警察蜀黍我就是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