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蜀黍我就是栀子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ω-`)怎么玩都不为过。

其实儿叽啊……爹也有那么一段时间,就是高考前,忽然有了淡圈的心。然后确实把什么二次元的都放下了。那时候我正是师懿充脑阶段,一百个舍不得。后来觉得,也就是人生一个阶段吧。估计有的人可能不用这样做也能取得他们满意的结果,但是我不行。我脑子一般我得比别人都沉稳努力才行。考过了之后也得到满意结果了还以为自己一辈子都是三次元绿茶婊了【。】后来慢慢又回来了,想想,是我跟三国的缘还没断吧。儿叽也不用想的太决绝。好多死真说不好。我也没觉得圈子啥的,只是现在常只在微博上跟朋友们笑骂嬉戏罢了,若有一天需要我投身一个更紧迫的事业,我也会很安然的告辞,因为我知道我跟三国的缘没断。玩耍是人生的一部分,首先得让自己有条路能继续和大家并肩同行,才能一起欢笑。是吧~【评论不超过200字爹只好这样了_(:3

Vice-Principal:

昨天司马他侄子捋了他的号。我上线就被大伙攘去逗他。
还以为穷凶极恶,哪知道那么可爱一孩子。后来大伙都玩开了。
冬天为连wifi四处跑,一边打抖一边小声地笑。
大伙都闹完之后,我躺着在想,这真是再美好不过的时候了。
准备着第二天的余潮,结果闹了一阵本体上来了。
他那样,正常许多。
后来他实在忍不住就撬出来说,他侄子毕业之后要出国。他也不在圈子里胡捋了。
当时看了心里感觉不太好。
后来我明白我这他妈就叫难过。
二次元也不得安生。大概不论是谁,都会觉得我拿着手机一下儿呆了的样子再傻逼不过。
我不知道赌过多少咒,说是要勤奋踏实,不再满脑精虫地陪大伙笑。
可至少这赌咒里也有大伙俩字。
很有趣,人生居然被二次元几个根本不相识、不会给我出路和花冠的闲人绊住,我根本看不见他们,摸不到他们。
我这是何苦。怎么玩都不为过。
由他的陡然严肃想到自己的生活。一时间主页都安安静静的。
不是什么平和的假象,大概是真切的默哀。
我们都是找些乐子,不在于是否光荣公司还出新游戏(说实话现在出来的新人我都不大认得脸,从前倒是出一个逮一个),而是在于我们是否有继续话题的意趣。
不过这种关系也岌岌可危了。
说到底,我只想退线好好忙忙三次元,毕竟有人开始念叨我有自闭症。
若不是司马今天撬出来说,我大概也不会觉醒。我还要练字,写文章,学画画,考大学。
啊啊,消息栏上飘来有人要淡圈,虽然不是大伙的世界。
大伙都掉节操得融洽,热闹非凡。让人觉得不大真实。
总之说到最后,既然司马先生跟他侄子都是自从再不会出现的人,我倒不如也躲回三次元去奋斗我的学业。
我去刷作业了。不知道为什么充满了信心。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3)
  1. 警察蜀黍我就是栀子lost蛋 转载了此文字
    其实儿叽啊……爹也有那么一段时间,就是高考前,忽然有了淡圈的心。然后确实把什么二次元的都放下了。那时
©警察蜀黍我就是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