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蜀黍我就是栀子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策花】针心

第一次BG 给人写得

====================

1、

“细手擀制酥油面皮,一盘绵密豆馅,洒下金桂的香气,调上蜜饴,再将相思揉上几分呀,这饼就做成了。”

万花挽起袖子,左手捧着木模儿,扑——往小师弟手里一扣,一枚带着新鲜酥油味儿的月饼就静悄悄趴在孩子掌心。

“这是月——饼——月饼。”

万花笑着说。

“甜得很,吃吧。我给你留的。”

然而马上就有守卫弟子把她抓回去。

小师弟呆愣愣的看着被人架走的万花,手里的月饼被打翻,在泥土地上滚了一圈,有虫蚁细细来吃。

“她是疯子。别跟她说话。走。”

2、

万花最初不是疯子。

也不是万花。

她生在一个小村子里。跟着母亲做些针线活。

母亲说秋天第二茬稻子熟了的时候,成片梯田金浪滚动,打谷场上稻粒飘香。

有个诗人来过,说这里该叫稻香。

她住在稻香村里,一住就是13年。

 

那天她坐在稻草剁背后缝荷包。

母亲说,中秋拜月,要用鸳鸯荷包,装上两枚莲子,两枚枣子,可遇心上人。

万花的针脚好看,五花线细细密密,织缀成少女最隐秘的心事。

“别出声……”

忽然有双手一把捂住她的嘴。

“能不能给我点吃的。”

扣在她嘴唇上的手沾了血,万花觉得嘴里很甜。

她点点头,手松开。

是一个官兵。盔甲厚烂。

官兵倒着气,一下子栽倒在地上。

他的另只手捂在自己右胸上。

万花费力的搬开他的手。

呀,好长的一条口子。

血慢吞吞的往外流,万花没主意,一咬牙,用绣花针纫上五花线,挽起袖口,缝。

3、

“你别跟着我。”

“可我没地方去呀。”

官兵笑着,摸小万花的头。

“哎!别碰!我娘给我梳的头!”

小万花跑开,捂住自己插着桃花枝的发髻。

“也是,我手脏。”

官兵往麻布裤子上搓了搓手,不好意思的咧咧嘴。

“你手怎么总是乌漆墨黑的?洗也洗不干净。”

小万花离他远远的,伸出自己茭白似的五根指头,贝壳似得指甲在阳光下一照,闪出柔软的光泽。

“血是洗不干净的。而且有味儿。”

官兵看着自己的手,指甲缝里乌黑暗沉。

“……是吗。”

小万花若有所思的看着他,跑出了村口,爬上桂花树。

“桂花是香的。白白香香的!你放在手心里攥一会,就洗的干净啦!”

4、

“你别跟着我。”

“……”

万花低着头。

“你就这么想走。”

“我的伤好了。早就好了。”

官兵伸出手想摸摸万花的头,看见她发鬓边别了一朵桂花,又缩回手去。

“回去吧,仗打完了,我就回来了。”

“要是打不完呢?”

“怎么会有打不完的仗。”

官兵笑了。

只有回不来的人。

“三年之内,仗就打完了,到时我还回来给你当牛做马,报你在我心口缝的这一针恩情。”

5、

“今年是第几年了呀?”

“师、师姐已经入谷7年……”

“7年了呀……”

“你说,7年长吗?”

“不、不长……师姐还会继续在谷里研习医术,所以师姐,你……”

“不长吗?呵呵……是不长。”

万花笑了,一针一线的挑开男子心口的皮肉。

“这一针的情,你什么时候才能还的清啊……”

6、

 “我找安大夫。”

“安大夫?谷里没有姓安的弟子。”

“她来了8年,怎么会没有呢?烦请您再多问问。”

“你是……失礼了,将军请恕在下不周之处、”

“不必多礼,只劳先生勤加打听。”

 

“谷里是曾有位姓安的女弟子。”

“可否请您引见?”

“只是如今疯了,锁在后山,不再见人。”

“那烦请您指个路。”

“她伤过人。”

“请您指个路。”

7、

“安姑娘。”

万花回头,有个官兵站在门前,铠甲熠熠生光。

“我来找你拆线了。”

万花抿唇一笑。

慈医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她不急着排布针线,反而托起了桌上的桂花月饼。

“甜得很,吃吧,我给你留的。”

 

                                                                                         【完】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1)
©警察蜀黍我就是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