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蜀黍我就是栀子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埼杰】大洪水


倍无聊。我只是想念杰诺斯了。没车。散了散了。http://music.163.com/#/song?id=418708940 歌不错 Rihanna的 可以听听。

===============================

 

“时值诺亚六百岁,二月十七日,大渊的泉源都开裂,天窗开敞,大雨倾盆四十昼夜。”——《旧约》

 

1、

“杰诺斯要穿雨衣吗?”

埼玉从抽屉里翻出来一套蓝色的塑料雨衣,抖散开来。蓝色雨衣拖拉到了脚面,款式过时,膝盖的位置磨损发白。

“不,改造人的身体,即使淋了雨也不会得病。”

“啊,说的也是,不过下雨天出门果然还是要穿雨衣吧。否则还是会让人感觉不舒服。”

实际上,这种不舒服当然并非指那块铁皮疙瘩的感受,而是源于看到的人的感觉。试想一下,雨天里,一个金发帅哥,毫无遮掩的暴露在雨水之中,薄透的棉质背心因为吸饱了水分而紧绷绷的贴在前胸后背上,发丝顺服的贴在紧抿的湿润唇边。他身体的轮廓被人看的一清二楚。

说是有碍观瞻,实际上,就是太过色情了吧?

埼玉本能的判断,杰诺斯暴露身体的做法是不可取的,但也不愿刻意阻止。

正如他一直以来的处事风格,随性而为总是最好的。

如果年轻人想要偶然为之的刺激,作为长辈也没什么理由硬要阻拦。

“哦,那你去吧。带好手机。”

“是,我出门了。”

埼玉关门的时候,发现门前坠落了一只蜻蜓。

2、

“啊,8点了。”

埼玉从漫画里抬起头,胃里涌起饥饿的味道。

路灯亮起,窗外无人区的街道,变成了汇聚一个个小光圈的神秘通道。

杰诺斯无论在哪个街区,抢购回一周的食材,顺着这一个一个小蘑菇似得光圈,都能够走回来吧。

埼玉轻松的想。 

路并不黑。

况且,每一条路都能通向这里。警告无人区的提示牌到处都是,即使没有导航系统,杰诺斯也可以走回来。只是晚了一点而已。

冰箱里还有一打鸡蛋,昨天拌好的蔬菜沙拉,和两磅冷冻猪肉。

速食面和稻米也还有。可以先将就着自己随便做点什么。

但是杰诺斯回来的话,肯定不会为了自己进食而单独开火。所以还是忍耐一下,等他回来之后一起吃晚餐好了。

埼玉用漫画盖在脸上,打算小憩片刻。

 

“喂?那个,我是英雄埼玉,您好。我的徒弟,S级英雄杰诺斯,外出买菜的时候走丢了,可以播放寻人广播吗?他的脸很好认的,喂,你好?我的徒弟是个未成年啊?”

对方匆忙的挂断了电话,并愤怒的谴责了埼玉身为英雄,在这种时刻还打这种无聊的骚扰电话妨碍救援工作的进行。

“并不是骚扰电话啊……”

埼玉握着听筒,在头脑的空白中消逝了两分钟的时光。

“我的徒弟真的走失了。而且还是个未成年人啊。”

埼玉又打了一遍电话。

占线。

占线。

占线。占线。占线。

已经早上9点了。而杰诺斯彻夜未归。

任由一个处在未成年与成年过渡期的青年夜不归宿,这是多么危险的事情啊。就像是放纵一只矫健挺拔的羚羊,奔跑在遍布大型食肉动物的非洲草原上一样,这简直就是在默认对它进行的诸如暴殄天物一类的酷刑。

好比任由一颗鲜嫩多汁的果实暴露在干涸的沙漠之中,就相当于残忍的杀害了它。那么果然昨天是不应该在那种天气放任杰诺斯一个人出门的。不管是什么理由,也不应该为了一时懒惰而放任他一个人出门。

虽然杰诺斯能够很好的保护自己,他的钢筋铁骨不会轻易的为任何人所侵害。但是。

埼玉悲观的想,这个孩子总是会搞砸一切顺理成章的事情。仿佛一时不去照看他就不行。

是为了故意引起自己的注意吗?

想必杰诺斯没有那么幼稚。然而,就是他那对待一切事物都全力以赴的姿态却仍能把事情无一例外的搞砸之后的失落,才更让人情不自禁的心疼起他来。

听说运气这种东西是上辈子决定好了的事情。所以杰诺斯上辈子是做了什么非常伤天害理的事情吗。抢劫了超市的所有特价牛肉吗?

不,现在不是考虑那种事情的时候。

既然警察局打不通的话,那么试着跟英雄协会汇报好了。S级的英雄失踪,不可能会毫不在意吧。

3、

“原地待命吗?可、不,我是说好的。谢谢你,如果他有了消息请马上告诉我好吗?我是他的、”

……老师啊。

妈的,不想帮忙找人就一开始明白告诉我啊。也不会多费口舌了。

埼玉一把拽掉了电话线。去洗手间洗了一把脸,又趴在地上,脸贴在冰凉的瓷砖儿上,憋屈的撅着屁股,把那截电话线重新插回去。

虽然从来没有在杰诺斯面前承认过这个称呼的合法性。但是面对外界宣称合法性的时候,这无疑是比同居人更令人信服的身份。

老师。同居人。朋友。情人。恋人。

后两个是瞎掰的。

并没有那样的关系。

不过仅仅是前三者也足够美好。

比起来伴侣,人有时候需要的仅仅只是一个相互印证对方存在的存在而已。你看。

我是人。

但是如果这世界上除了自己以外,没有第二个人。

那么“我”,又与安静存在于这世界上的空气、水、石头、植物、以及附着在植物上的寄生植物有什么区别。

“你是人。”

但是只要有了第二个人的存在,一切就会不同。

他告诉你你是人,和他一样。你们分享同一块面包,砍伐树木,建造房屋,用石头擦亮火星,点亮了一个小小的家。你们学会赞美对方。“你是一个美好的人。”“谢谢,不过我总觉得,你还要比我更好一点。”

这与灵魂伴侣或者繁衍生命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能够有一个能印证自己存在的存在,就可以很好地生存下去了啊。

4、

生存。

埼玉发现在杰诺斯离开自己的时候,自己能够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来思考平时无暇思考的一些问题。

原来那些被杰诺斯侵占、共享的时间似乎一下子被抽干,洪水一般倒灌回来。

是啊,因为他离开我了嘛。

英雄协会说,临时派遣杰诺斯去救援被困在低洼地区的受灾群众了。

看来近日连绵的阴雨已经造成了确实的灾害。

那么新闻上为什么没有播报呢?

埼玉从冰箱里取出一颗鸡蛋,将它放在烧开水的锅里煮熟。

杰诺斯说,每天吃一颗鸡蛋有助于智力的开发。

是啊,多吃点鸡蛋吧,杰诺斯。下次别再这么傻了。被那什么遭烂协会当枪使。

埼玉从锅里把鸡蛋拿出来,鸡蛋滚烫,灼伤手指,不过他不在乎。

在桌脚磕三下。

顺着裂纹剥皮。

乳白色的蛋白质固体跳脱出来。被放进口腔咀嚼。蛋腥味弥漫。

这样的话,一只胚胎就永远不会被孕育出生命了。

埼玉想起来,他以前笑话过杰诺斯的头发,黄的就像鸡雏头上一团软蓬蓬稻草。

一个鸡蛋,一个胚胎。以前杰诺斯还特意向他请教过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个问题呢。

“要是照我来看。”

埼玉摸着下巴。

“倒不如思考一下,鸡蛋煮几分钟比较好吃这个问题比较现实。”

“原来如此!您是想说太过于好高骛远,倒不如脚踏实地吗!受教了!”

但是鸡蛋还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啊。

在每一个民族的远古神话传说里,世界的最初都是一颗混沌的鸡蛋。而后,混沌孕育了天空和大地。地面上的河流滋养出了一些泥土做成的小生命。那些小生命在肥沃丰腴的土地上繁衍生息,并逐渐学会了享乐、欺诈与盗窃。造物主于是降下灾难。洪水肆虐300余日而后退却,生灵涂炭。大地肃之一清。

埼玉捧着那些碎裂的鸡蛋壳,打开阳台,将它们小心的埋进盆栽仙人掌的泥土里。

这些是珍贵的养料哦。快点吃吧。

阳台之外一片水帘。

向下望去,街道上来不及顺下水道排出的雨水汇聚成了暗涛汹涌的浊流。因为周围没有停靠任何汽车或者自行车,所以无法判断水深。不过,埼玉想,这下再想出门的话,可能要划船了吧。

哈哈,划船出门。

杰诺斯一定会认真的说老师不要划了,我开着发动机推船走比较快。

啊,说起来如果有机会,和杰诺斯一起去海面上划船的话,好像也很有趣。可以坐在船舷上,海风湿润,浪花溅到嘴里,甘鲜甘鲜,然后支起一支钓竿,自己钓螃蟹和鱼生什么的吧?如果能够有一艘自己的小船的话——

5、

船啊。

人类最早是为了什么造出船只来的呢。

将木头掏空,用树枝做浆,冒着随时被波涛倾覆的危险,劈波斩浪航行于大海之中。

是为了去探索未知的世界,还是仅仅只想尝一尝海中的珍馐呢?

有史以来,第一艘真正能航行于大海之中的船,被称为诺亚方舟。

不,准确的说,是航行于洪水之中。

神毁灭了世间一切生灵,只赋予了诺亚一家与少数动物生存的权利。而这之中没有受到任何人类自我意志的影响,完全遵照着神一厢情愿的裁决。就算是在洪水面前逃跑的权利,也只被赋予少数被选中的人类。

 

洪水吗……

埼玉掰着手指算了一下。

好像已经接连下了三天的大雨了。

如果说下满四十日,人类会灭绝吗。

如果人类都灭绝了的话,杰诺斯一定也不存在了吧?

……杰诺斯就会真的消失啊。

6、

“哎,杰诺斯君,你一个人没关系吗?”

“恩。”

“那我们就去下一个区域进行搜救了哦。”

童帝蹦蹦跳跳的跟上英雄协会的搜救船,又不放心的回头看了一眼。

这次杰诺斯身边那个活跃的秃头英雄没有跟来啊。这下应该是能够发挥全力了吧。

“真的不需要把警犬侠分给你一组吗?他能够当搜救犬用的哦?”

“不需要,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除了老师以外,不想和任何人搭档。

抱着这样的心思,杰诺斯独自留在了E区一座被海水环绕的岛屿上。

不能保证岛上的居民已经全部得到洪水预警通知而全部撤离,所以需要杰诺斯顺着街道搜索,完全的确认没有生命活动反应。

移动电话电源耗尽,而这座岛上的小城镇也已经断水断电,杰诺斯无法告知琦玉他的行踪。

英雄协会会通知到老师的吧?
不,他们又不了解我和老师的同居关系。

啊,同居关系什么的。

杰诺斯想了一下,似乎不是这么回事,又似乎确凿无误。

说起来,总觉得左臂的电流传感似乎没有那么通畅了,被泡在雨水里太久的错觉吗?

街道的排水系统已经彻底崩溃了,杰诺斯试着寻找别的泄洪方法。他在建筑的顶端飞檐走壁,飞速穿行在这座钢铁森林中。

连接大海与城市水道间的排水闸就在入海口,只要把那个打开的话,洪水一定就能被泄出内河航道。

杰诺斯一个猛子扎下水,启动推进器,双手奋力把闸门推起。

门缓缓升起,巨大的水流绞成漩涡,杰诺斯拼命控制住水中的身体姿态不被洪水卷走,他停靠在附近一座三层住宅的顶端,打算稍作歇息,就利用剩下的燃料飞回老师的身边,好好地用家里的备用燃料补充一下能源,然后好好的洗个热水澡,给老师做一顿饭。对了,还没给老师做晚餐,老师昨晚自己吃的什么呢……有注意到科学的营养配比吗。

忽然察觉到身下水声异动,杰诺斯警觉的打开烧却炮,却发现炮口只是飘出阵阵黑烟。

哑火了?

而更糟的还在后面。

7、

完蛋了。

杰诺斯绝望的看着来势更猛的洪水。

他站立在闸门上头,海风撕咬着他的人造肌肤。推进器中绞进的雨水令电流短路,杰诺斯忍受着体内无数处小小的火花。

在海水涨潮的时候打开闸门,会引起更加疯狂的倒灌。整个城市,不、这座岛都会被淹没。

为什么刚才没有注意到这点呢。

魔鬼改造人孤零零的站在倾倒的雨幕之中。

老师,您会骂我吗。

我又、我又做出了这么欠缺考虑的事情!

杰诺斯不甘的压紧牙根,一拳捶向闸门,没了推进器就什么也做不到吗!

早知道应该听从老师的建议,穿雨衣出门的。

雨衣能够保护到身体大部分含有精细零件的地方,还可以在下潜的时候塞住推进器,防止进水。

杰诺斯现在听见自己身体里噼噼啪啪。分不清是哪里出了问题。电流的刺痛感来回乱窜,他强撑着游到近处一座民宅,顺着窗户来到室内,稍作歇息。

天色将晚,云色铅灰,这雨一时半刻还下不停,杰诺斯从屋子里找不到干燥的毛巾,只好扯下床单,尽量把自己的身体擦干。

现在水已经漫到三楼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涨到四楼。

那么,趁着现在这里还是干的。

杰诺斯关上窗户,躺倒在床上,疲倦感侵袭神经,不一会就睡着了。

8、

——滴答,滴答,滴答。

 杰诺斯在水声中醒来。

分不清是屋顶缝隙漏下来的雨声还是自己身体里滴滴答答的水声,杰诺斯感到腹中一阵空虚。

他需要能源,需要很多洁净高浓度的能源。那让他精力充沛,能够打开更大功率的烧却炮,让身体整个温暖干燥起来。就像老师的手掌一样……

不,这个时候想起老师只是会给自己徒添烦恼罢了。美好的事物令人软弱。

埼玉包容他的一切失误,即使那些真的是足以致命的错误。埼玉总是悄无声息的帮他收拾烂摊子。

“等杰诺斯再成熟一些就好了啊。没什么值得在意的。”

不,只是您过于宽容,对于我过于的纵容了。

过于轻易的原谅使人不安。

或许老师是从一开始就没有对我寄予什么期望的。

所以即使什么都搞砸了也不会介意。

 

因为本来我就没什么用吧。

但即使是这么没用的我,也还是可以在等待救援的时候,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杰诺斯坐起身来,想去冰箱里寻找一些事物。

双脚触底不是地板,而仿佛陷入暗沼。

水已经漫到了四层。杰诺斯每走一步都溅起水花。哗哗啦啦的。而房中只有这一点沉闷的水声。

没有电能的冰箱里面的食物早就变得黏答答。杰诺斯找出半个湿湿凉凉的饭团,扔掉了那颗变质的梅子,静静啃咬起来。

酸粘的米饭糊在喉咙眼上。杰诺斯竭力将它咽下去。

只要等到大雨停止,洪水退却,搜救队就会来了吧。

英雄协会一天以内没有接到我的报告,也会派人来支援的吧。

为什么当初要拒绝童帝的建议呢。

如果身边有同伴的话。

假如老师知道,自己是因为那种一厢情愿的理由拒绝同伴而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的话,也会深深失望的吧。

9、

洪水意味着上帝对人的惩罚。

杰诺斯靠立在窗边,夜并不黑,天色暗红。

浓云里仿佛藏着一汪流不尽的血,无助的倾泻着稠密的悲鸣和泪水。

浑浊的洪流上漂浮着桌椅、轮胎、与绘有电影明星的张贴版——一切人类文明的造物。

改造人的下肢自膝盖以下已经被浸泡了一天。

双腿感觉麻麻胀胀。杰诺斯感到自己已经无法移动半步。

钢铁之躯的沉重感从未如此鲜明。

 

如果说,洪水是上帝对人类的惩罚。

那么惩罚我这种人,也是理所应当的。

愚蠢而冥顽不灵。总是不能很好的理解老师的意图。

狂热而不听劝告。总是肤浅的揣测战局和老师的教诲。

每每总是要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刻才低头认错。

而这又有什么用呢。

如果没有埼玉老师,早就是废铁一块的我。

 

不。

老师是需要我的。

杰诺斯抿起双唇。努力的掐捏自己的仿生脸颊。

老师夸赞我的手艺,老师夸赞我每一个阶段的小小进步。即使那是多么微不足道……但老师总能及时发现并慷慨的鼓励我。

如果我就这么自暴自弃。

岂不是。

岂不是太过自私了。

老师还等着我买菜回家。

这一期的JUMP还没有购入。

家里坏了的电扇还没有修。

还没……

还想继续与您一起生活啊。

老师。

 

杰诺斯站在水中,一低头,就看到自己的倒影。

如果这张脸被泡胀了,嘴唇像死鱼一样的肿起来,面色青紫。那么一定不要让老师看见。

希望在老师心中我永远是干净整洁的样子。

这种脸被人夸做帅气也好禁欲也好。

“杰诺斯的脸很好看啊。我想就保持这种风格的也不错。”

能得到这样的评价就够了。

恰好能生做不被老师反感的模样,是多么幸运的事情。

恰好能遇见孤身一人的老师,是多么幸运的事情。

完全无法想象已经有了其他弟子的老师。

不行、完全不能接受。

也对另外一人问好、道别、同居,吃他做的食物,夸奖他的手艺…………

对啊,杰诺斯,你必须得活着回去。

否则。

这么优秀的老师,肯定会被别人抢走的啊……

杰诺斯调低身体的敏感度,只将全部电量都切换到长射灯上。杰诺斯的眼中射出两束极具穿透力的乳白色光柱。

他悄无声息的关闭了眨眼反应。双眼平静的向着本岛的方向眺望。

会被人发现的。

会等到救援的。

会回到老师身边的。

啊,一定会的。

10、

“喂。”

“喂。醒醒。”

“开发出了睁眼睡觉的功能吗。杰诺斯还真是会偷懒啊。”

“……”

“杰诺斯的眼睛里有薄光啊。真好看,像天使一样。在很远的地方我就看见了,想着是不是神派了天使来拯救洪水中的人类,结果却看见杰诺斯像罚站一样站在水里一动不动,哈哈。”

“老、师。”

“喂,怎么哭了啊。”

“看,叫你不要一直睁眼的啊。眼睛疼吗。把眼睛闭起来吧,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了。”

温暖而干燥的手掌合上了改造人疲倦的眼睑。

 

 

                                                                                                 【完】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0)
热度(63)
©警察蜀黍我就是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