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蜀黍我就是栀子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菊与刀与狗——论无双诸葛诞【壹】

这两天读美国学者的《菊与刀》。

从上个世纪的观点来看,这种研究方法无疑是非常新颖而行之有效的。

首先,我们必须明白,这本书所作的背景,是美国在对日战争后期,总统先生委托给这位人类学的教授,向她征求关于如何使日本投降的一个学术问题,而产生的相关研究。

这是一本关于战争产物的人类学著作。但是我想对于大部分的文科生来说阅读都不成问题。因为这部书中根据实际研究而采集的资料相当丰富,书中援引的诸多事例都鲜活有趣,相信会给对日本文化及民族性格感兴趣的小文青们带来相当大的阅读享受。

 

相关的学术讨论暂不赘述。在此。只简要说明一点。从历史的层面来看,美国出于自己对于国际局势掌控的需要而引发了对于日本人精神性格特质方面研究的开展。不可避免的带有一些从美国人当时自身社会情况出发比对而得出的结论。我们需要包容和审慎的去看待这些问题。

 

啊,麻痹的。可算扯完蛋了。

下面开始聊聊正题_(:3

 

诸葛诞这个人在历史上的记载其实相当正面。和无双六时被刚加进的狗蛋那副冥顽不化的嘴脸还是有一定差别的。

三国无双这款游戏,其实我们在看武将性格的时候,不仅要从我国的历史来看。很大程度上也要考虑日本人在诠释他们的性格时添加的一些大和民族对于历史人物的观点看法。

 

凡是和历史形象反差比较大的,还有被夸张了某一由特定历史事件而配置的性格特色的。你就看吧。他的性格构成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日本人的性格。

我们蛋哥就是个好例子。

 

快熄灯了,咱们今天先谈一个小问题。

 

无双六中,诸葛诞是非常厌恶司马昭的。在无双七的开始,也并没有完全抛弃这一性格设定。

诸葛诞为什么这么讨厌司马昭?

有的时候我会想。

虽然司马昭这个人的确很散漫,但性格自有其有魅力的一面。大部分被设定的无双角色虽然并不会羡慕他,但至少能够理解并且从一个宽容的角度来理解。可是为什么诸葛诞经常对此表现出一种难以忍受的愤怒。就好像践踏了他自己的自尊一样。

这是诸葛诞“日本性格”中最突出的一点。

严格遵守等级秩序。

日本人有的时候是很有趣的。他们对于等级秩序的观念虽然来源于中古时期的中国。却显然比我们更加信守这些信条。日本人心目中的幸福,是建立在自上而下完美的等级秩序之上。无人僭越。各自守分,各得其所。

如果有任何一个级别做出了不符合自己等级规范的悖行,都会受到来自于其他全体阶级的鄙视和轻贱。

这是一种深刻的耻辱。

在日本的战争观上,体现的尤为明显。

日本人对于“大东亚”圈的概念呢,首先建立在将欧美及世界列强从这个不应有他们位置的区域中“驱逐出去”。

 这种理所当然的“各得其所”虽然同近代平等主义相悖,却无疑支撑着日本社会穩定的构成。 回头来看诸葛誕。 他对于司马昭的深恶痛绝,其本质是对于他不符合自己身份的行为的一种谴责。而更令诸葛誕感到惊讶的,是这个人居然丝毫不以自己的行为为耻。对于其他遵守规臬的人来说簡直是二次羞辱。这就令我想起二战时日本哨兵与美国战俘发生的一段故事。 

 

熄灯了。剩下的我们明天再聊。

【未完】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4)
  1. 王叉子Jac—_ 转载了此文字
    你倒是完啊!+1
©警察蜀黍我就是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