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蜀黍我就是栀子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埼杰】人体狂热


平行世界 21老师15杰 

两个人之中混入了一个病娇。三观非常有问题。非常的有。允许指着我鼻子骂我不是人。

==================

1、

“老师,那个,好漂亮啊。”

杰诺斯路过服装店的时候,总会对橱窗里美丽的服饰发出赞叹。

而当我意识到,他是在赞叹假体模特躯干本身的时候,似乎已经太晚了。

2、

“老师。”

“恩?”

“可以买给我吗,那个。”

他举着手机,向我展示网上商店中的一件打折商品。

一件素体模型。

“最近喜欢画画吗?还是美术课上要用的学具?”

看了一下评价,似乎都是在学习绘画的人购买这种模型。杰诺斯到了萌发对艺术热情的年纪吗?说不定会成为街头那种给人画十块钱一张速写的艺术少年吗……

我还在幻想着因为满手油彩而手足无措站在我面前的杰诺斯的时候,他低着头,喉咙里发出鸽子一样咕咕的声音。

“……不,也不是画画。总之,是真的很想要,很需要……可以拜托老师买给我吗……”

3、

我受不了杰诺斯胆怯的向我要求的样子。因为他从来没试图从我这里得到些什么。即便是我主动给予他的,这孩子也总是小心翼翼,满怀感恩的接受。早年丧失双亲的经历,使他过度畏惧被人拒绝。五年来一直如此。

所以现在,杰诺斯如愿以偿得到了他想要的玩具。

“是你想要的那一种吗?”

我帮他拆掉素体外面包装的纸盒,将一只不大的木头人偶放进他手心里。

杰诺斯双手捧着它,屏住了呼吸。

“是你想要的那种吗?恩,如果你想要更漂亮一点的那种,我们可以把它退掉、”

这模型太丑了。

光溜溜的身子,光秃秃的脑袋。连我都觉得尴尬。这跟自己照镜子有什么区别。

这可是杰诺斯第一次要求的礼物啊。

“不,老师,”

杰诺斯将它贴在自己红润的脸颊边,低着头发出急促的喘息声。

“我非常喜欢!非常感谢您!”

这孩子一溜烟跑进自己的卧室了。

4、

放学之后杰诺斯总是把自己关进小屋子里,最近。

我问过同事king,他把我拉到他带的班外。

这说明杰诺斯到了有桃色秘密的年纪。

看他那掩着嘴的娘们样儿,我就恨不得给他来一嘴巴。

不,我的杰诺斯不会是那种幼稚的孩子。

所以我去问了邦古。

老当益壮的教导主任刚收拾完迟到的男学生,运了口气,背着手转过身来。

我看他这太极拳打的是越来越出神入化,基本相当于北斗杀人拳那个程度。

“埼玉,你的养子可能有什么心事,晚上和他好好谈谈吧。”

这话还差不多。

 

“啊,杰诺斯。一会儿来我房间一下可以吗。”

“恩?……是!”

吃完饭,杰诺斯刚要回他自己的卧室,手扶上门把,就被我叫住。

看他神色慌张的样子,果然是在瞒着我些什么吧?

“老、老师。是有什么事吗,我的作业还……”

杰诺斯扭捏的站在我跟前,我拍拍床铺,示意他坐下来说话。

怎么紧张成这个样子?莫非真的心里有鬼吗。

“啊,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的。”

“杰诺斯最近总是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我稍微有点担心。是不是在学校里被人欺负了?还是有什么心事?”

“不、那个……”

杰诺斯没有坐在我身边,他局促的站着,双手绕到身后,食指反扣成一个勾。

“虽然我没有权利去干涉你的隐私,但是我好歹也有义务关心你,杰诺斯,我感觉你最近、”

“请、请老师等一下。”

杰诺斯突然返身跑了出去,不一会,又哒哒的跑回来,像一匹驯顺的小马驹。

“老师,你看,最近我、”

“……”

我神色难堪。

这顶光秃秃的毫无一丝修饰的头,油性笔涂绘的弱智一般的神情,和用杰诺斯一条穿旧的毛线袜子改的小毛衣。

我的杰诺斯,在房间里玩过家家,并且还是和“我”一起。

“去把它洗掉。”

风扇呼拉拉的吹。蚊子稳稳落在灯罩上。

“老、老师?”

“把它洗掉。”

仿佛晾晒在阳台的内裤被一阵贼风吹落,降落到楼下娇俏女邻居的阳台,我感到莫名的羞辱。

我想我的脸可能都红成西瓜瓤了!耳朵烫!

啊啊啊。

杰诺斯这混小子到底在想什么啊!

“……。”

直到卫生间传来水流的声音,我才意识到。

我对杰诺斯发火了。

我对杰诺斯发火了?

杰诺、

两步跨到门口,脚又停下了。

 

偶尔的训斥也是没有问题的吧?

呼——

没有问题。我没有说错。杰诺斯怎么可以把我的脸画在人体模型上呢。还画的这么丑。

5、

“杰诺斯,晚上不用做饭了。”

杰诺斯睁大眼睛,愣怔的看着我。

“要去给一个学生补课。就顺便在他家附近吃点什么了。”

“是。我知道了。”

“杰诺斯一个人热一热昨晚剩下的饭,好吗。不要吃凉的。”

“好。”

明明下周就要16岁了。这孩子却一点没有开心的样子。

这个年纪的男孩应该很好动吧?

应该总是跟朋友在外胡闹到规定外的时间回家,然后一身臭汗也不洗澡倒头就睡了吧?

不。我的杰诺斯,总是这么乖巧。跟那些没教养的男孩儿不一样,是当然的吧。

6、

杰诺斯最近放学回家,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的时间越来越多了。

虽然家务也有在做,但明显像是在躲着我一样。

由于我早上比杰诺斯走的要早。我几乎不知道杰诺斯在学校外的一天都在做些什么。

我的教育方式出了问题吗?

夹起便当里的炸鸡块,仍然滋味正好。

听说,食物能够传达烹饪者的心意。

杰诺斯在做饭的时候,总是神情专注。

在他还小一些的时候,总是会搬一只矮凳垫在脚底下,站在锅边烹煮料理。

我给他买的粉色小兔子围裙也一直穿到了现在。那只兔子的脸已经被洗的发白了。但是杰诺斯仍然穿着他。为我做饭,为我熨烫衣物,为我铺平被褥。

7、

杰诺斯10岁起就跟我住在一起。

与其说是住在一起。不如说是相依为命。

我原本是杰诺斯的班主任。家访的时候,杰诺斯的父母邀请我留在他家吃晚饭,当晚却因家中燃气泄露爆炸而不幸失火。我只来得及把杰诺斯抢救出来。他的父母二人就活生生葬身火海。

这样的人间惨剧,我也负有一定责任吧,如果不是我那天去家访,杰诺斯的家人为了招待我吃完饭,也不会……

抱有这种愧欠的想法,我收养了无家可归的杰诺斯。

五年来,杰诺斯一直与我生活在一起。

除了学校的夏季露营,每一天,都与我生活在一起。

杰诺斯学会了做饭。杰诺斯学会了洗衣服。名义上被我照顾的杰诺斯学会了照顾我。

 

冬天,我牵着杰诺斯的手,捂着他刚洗完手绢红通通的小手。

“老师,我能一直住在您家里吗?”

他从驼色的大围巾里抬起脸来,扬着小脑袋问我。

“啊,可以的,杰诺斯想住多久都没有关系。”

“真的吗!我最喜欢老师了!”

杰诺斯像一只兔子一样,跳起来亲我的脸。

不过现在看起来他有了别的更喜欢的东西。

8、

若是一年到头天天腻在一起,就算是最亲密的情人,即便是罗密欧与朱丽叶,也会有感到厌倦的一天吧?

无论是谁,总是与对方呆在一起,相互之间的好感总会逐渐消磨的。随后就会以摩擦的形式将好感转化为不可逆的厌恶。

我感到杰诺斯离我越来越远。

这就像一场明知要来的台风,我虽知道它确切的登陆轨迹,却总也无法避免它的到来。

 

我请了一天假。

“杰诺斯,我出门了哦。记得走的时候锁好门。钥匙我放在信箱里了。”

“好的,请您慢走。”

正在咀嚼一块果酱吐司的杰诺斯含糊不清的回答。

像一只叼着红色浆果的知更鸟。真可爱啊。杰诺斯。

我去公园散了一圈步,半个小时后溜达回家。

很好,家门是关着的。

“杰诺斯,我把教案忘在家里了,开一下门?”

我敲了敲门,没有人来开。

很好。杰诺斯今天也没有迟到。

果然是个乖孩子啊。

我怀着轻松的心情,把邮箱中的钥匙取出来,打开家门。

 

杰诺斯的屋中到底有什么让他着迷的东西。

把皮鞋脱下,对齐放在玄关,我扯下领带。

这种兴奋又紧张的心情。

是作为抚养人应当有的吗?

不,我只是在关心杰诺斯的成长罢了。

杰诺斯的成长不能出现任何差池,因为他是我最珍爱的学生。

9、

“老师!”

晚上,杰诺斯突然过来敲我的门。

啊,果然来了啊。

“怎么了,杰诺斯,这么着急的样子,有东西忘在学校了吗?”

我的脸上自然的露出担心的神情。

“不、不是,是丢了东西,我的笔记找不到了……”

他的声音越说越小,看来我白天发现的“那个”应该没错吧?

“笔记?是哪科的笔记?明天再找同学借一份回来重新誊抄可以吗?”

“不……是一本日记。很重要的……日记……”

杰诺斯的声音里带了哭腔。

真可爱啊,自从长到12岁之后,就算做饭切到手,也没有再流过一滴眼泪的杰诺斯,眼含热泪的样子。

太可爱了。

“是这个吗?”

我平静的从抽屉里拿出来一本包着国文笔记书皮的本子,在杰诺斯的面前翻动。

笔记中,每一页都画着我,当然也有杰诺斯。

最开始是我收留杰诺斯的那个那个晚上。

杰诺斯在我怀里哭了一个晚上的画面。

随后,是我称赞杰诺斯做饭好吃、夸奖杰诺斯考了全班第一的画面。

在大约五六页的正常内容后。画面中的我开始失去控制。

我把杰诺斯堵在墙角。

我亲吻杰诺斯的嘴。

我粗暴的撕扯杰诺斯的衣服。

……

 

杰诺斯的脸白了。

我的笑容开始失去控制。

“杰诺斯果然很有这方面的天分啊,还在想你天天闷在屋子里摆弄一只人体模型是在做什么,原来是在画这种不知羞耻的东西。”

“不、我……老师……不……”

杰诺斯跌坐在地上,绝望的眼睛里倒映出我笼罩在他头顶的身影。

10、

“杰诺斯虽然背着我在做这种事情,但是我仍然没有责怪杰诺斯的意思。”

“因为我是那么的疼爱你。”

“因为你对于老师来说是那么珍贵。”

“你只能够由我来抚养、教育,并长大成人。”

“其他人谁都不行。”

“即便是杰诺斯的父母也不行吧?父母总是会过度的溺爱。”

杰诺斯扭动着“身体”。

“但是,我很担心杰诺斯会变坏。”

“杰诺斯这么单纯的孩子,很容易就被人欺骗而学坏吧?”

杰诺斯疯狂的摇动头颅,脖颈与肢干连接的部分出现了一条裂痕。

“爱好也不应该挤占与我的相处时间。”

“啊!你看,还没有完全缝合好,怎么可以乱动呢。”

我抚摸着杰诺斯曲线分明如素体的金属胸膛。就像他的日记中所描绘的画面一样。

杰诺斯的嘴巴一张一合,仿佛要吐出包含我名字的感激之语。

“就这么兴奋吗?再等一下,马上就给你安装上舌头。杰诺斯马上就可以边叫着我的名字边感谢我了!”

我亲吻他光洁如瓷的脸颊。

 

 

 

                                                                                    【完】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0)
热度(57)
©警察蜀黍我就是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