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蜀黍我就是栀子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安。【主文鸯&贾充】【鸯师】

字母大工口:

【IF路线毋丘俭、文钦之乱,许昌之战妄想】




漂亮,而纯粹的武人。

文次骞。

在士兵那里听来的话是这样的。

而他的父亲文钦则就是这次攻打的目标。

单纯听来的话并不会觉得有多少实际,想必那种头脑简单肌肉发达的傻逼……会被他那个精明却不会掂量自己斤两的父亲好好利用吧。


贾充倚在墙边,有一眼没一眼地看不远处那个像关怀大使一样被士兵包围起来的诸葛诞。

蠢得就像面前这只就看到一点点道义的狗一样。


“喂,贾充。”

又是那个肌肉发达的二逼,但是……

“子上……”

只有你可以结束这个乱世。


========================================


司马师给下的命令是向前冲去引诱敌军,看清敌军到底在搞什么打算。
于是贾充骑着马冲到那个山洞,结果马上听到不远处带着年轻的怒喝。
“文钦之子,文次骞!现在,参战!”


奇袭……吗。
扭过马头赶回本阵。
中途还听到司马师说不出是惊讶还是嘲讽地说原来想靠奇袭打掉本阵什么的。


赶回看到的那个身影果然有如他的声音那么年轻。
而且果然符合漂亮这个词。
还有那个正直的样子。
正直到就是叫他马上去死他就真的会去。


只是
最令人厌恶的是,
为什么那个眼神要那么安静。
安静……就算溅到的血就在眼侧,也还是那么安静。
贾充心里闪过一丝烦躁。


这人看到我们回来就走了。
走前还奇怪看了我们一眼。
这是什么意思贾充并不知道。
不过……司马师大人刚刚的眼神是……


贾充难得地在战场上发了一下呆。


“吴国的人大概回来增援的,得盯着西边。”
身边突然传来诸葛诞的声音,那个狗一样愚蠢的人居然敢一面蔑视地看自己。
贾充啧了一声,一把推开诸葛诞。
“子上,我去西城拖住吴国的增援,你趁机去攻击那些人。”
“喂,那边敌兵会汹涌而至,没关系吗……”
“子上,那些就是我的任务。”
贾充没有回头,只是握紧了武器,骑上马向西城奔去。


======================================


贾充赶到西城的时候吴军的第一波增援刚到,他二话不说冲了上去砍下一个敌兵。
领队的部将吃惊地转过头,下一秒那闪着寒光的舞投刃已经到了他的脖子。

那场战斗贾充回想起来其实什么都记得不大清了,大概有十多个将领,数不清的士兵,还有就是吴国大将丁奉,以及战斗过后黑红黏腻的泥土。
完成这个抵御吴军的任务,几乎就是他一个人领着亲兵顶下了这三波连绵的增援。

不过战斗过程中听到的司马师那边的情报倒是有趣得让他记住。
司马师放弃了原本奇袭的打算,故意让文钦察觉到了自己的打算而加强警备,然后先去攻打其他的五座砦,在这期间,那个正直的傻逼果然和他那个老爸吵起来。之后司马师在遇到他的时候再冷嘲热讽地问他到底在帮他老爸在干嘛……

司马师大人真是难得肯废这么大的劲儿哦~
——所以,结果就变成这样了啊……

贾充跟在司马昭身后,文鸯单膝跪在了地上。


“……跟随父亲作乱,我也有罪,请对我作出处决。”

结果?
贾充有时想起来都忍不住发笑,在子上面前说这个,当然会被饶了啊。
子上,一直都抱着当他那个可笑的自己的愿望。


——倒是,子元大人……


听说在收下文鸯之后,司马师就总是带着他。那几个月贾充见到的文鸯一直静静地站在司马师身后,平静。

然而每次和文鸯说什么的时候,贾充那双看得真切的眼睛都会告诉他文鸯应该是在想什么的。

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


=======================================


“我不小心看到了,贾充大人找文鸯大人谈话的那一幕。”
“贾充大人居然把文鸯大人推到墙上!有直播?!我备好小板凳准备看戏了!没想到贾充大人只是戳着文鸯大人的胸口说:‘敢做出背叛司马家的事,后果自负。’贾充大人对司马家真是忠心耿耿啊!”
“这不是大家都知道的吗?”
“还有呢!谁知下一秒却是文鸯大人很轻松地扭过来反倒压住了贾充大人!哎哟妈呀……我又打起了精神,没想到文鸯大人只在贾充大人耳边说了些什么就松开他走了……我竖起耳朵也听不到……真没劲儿啊……之后贾充大人好像愣了一下,然后露出很可怕的表情,吓得我马上跑了。”
“诶……真想知道文鸯大人说了什么啊……”


【毋丘俭、文钦之乱部分完】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3)
  1. 警察蜀黍我就是栀子Jac—_ 转载了此文字
©警察蜀黍我就是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