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蜀黍我就是栀子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无双同人·邓钟】无罪潜逃(壹)

  • 邓钟【无罪潜逃】

 

“扎好了。”

身后仿佛缓慢坍塌的小丘一般的男人俯低上身,看镜子里他的脸。

圆面镜里霎时挤了两张型号不同的面容。简直就像美女与野兽。

钟会看着镜子里的男人有点不爽,一把扯了头绳。

“太高了,重梳!”

……

“哎疼……!你手怎么这么笨,连个头发都梳不好?!”

青年捋了一把自己油光水滑的小辫子,嫌恶的瞥了一眼身后的男人。

 

“对不起,要不我重新……你去哪?”

“管得着么你。”

抓起外套,钟会头也不回的摔门而去。

“等等,”

邓艾大手里还拿着一把袖珍的小牛角梳,去年生日送钟会的礼物。

“……那件外套我刚洗了,口袋里没钱。”

呆立着把后半句说完,邓艾放下牛角梳开始去厨房做饭。

 

恩……小钟生气了。炖个他爱吃的老鸭汤吧。

 

正在大马路上乱晃的钟会忽然想抽颗烟,一摸口袋,没钱。

翻遍全身,竟然干净的连根毛都没有。

气的钟会骂起娘来,心说邓艾这老贼居然开始没收他私房钱了,着实可恶。

 

他忘了是他大前天在外头跟人喝酒喝多了把这件外套吐得乌七八糟,回家邓艾什么都没说立马就给洗了。

 

身上没钱,外头大三九天又冷,钟会在车站边的肯德基干坐着看小孩滑滑梯玩。服务员把他面前的桌子擦了三遍之后,钟会决定上老哥们儿姜维家里窝会儿。

 

“艾玛,小会会,又哪阵风把你吹来啦?”

姜维一开门看见钟会臭着张脸就知道这货又家庭生活不幸福了,连忙给让进来,支唤刘禅下楼买打啤酒去。

“说吧,你们家老邓又怎么惹你不高兴了。”

钟会翘着脚,盯着鞋尖出神了好一会。

“别说了,我们没得过了。”

个死鸭子嘴硬,姜维心想,哪次不是一赌气就往我这儿跑。都多少次要恩断义绝了,最后还不是饿了冷了馋了就忍不住往人家那儿钻。

“我说你也消停消停吧,这个世道不流行傲娇系花美男了。倒是老邓那样的在小姑娘里可吃香。”

姜维真诚的拍着他的肩膀。

姜维呢,其实真心觉得他这老基友人虽然挺好,但就是有时候做事不经脑子。说聪明是真聪明,大学连着三年拿了一等奖学金,大四他退学了不算。没脑子也是真没脑子。就好比说他退学这事。

本来钟会都要保研了,但是竟然在那当口看上了系主任的千金。钟会人长得俊,没怎么费劲就给人小姑娘骗到手了,大三结束后就跟系主任的千金在外头租起了房子,课也不上了。系主任千金人长得挺漂亮的,系里男生得知这件事后,本来就对他长期霸占奖学金这事挺看不过去眼,现下更纷纷表示和钟会这小人恩断义绝,只有舍友姜维还跟他一直保持着联系。

本来俩人小日子过得挺滋润,可惜好景不长,两个月后女孩开始不来例假了。钟会硬着头皮带她去做检查,竟然真的怀孕了。

这天大的操蛋事竟然让堂堂天才钟士季赶上了。钟会一下也慌了,急的到处借钱给女孩打胎,最后都借到学校原来看门的保安头上了。

说也奇葩,虽然钟会没有像言情剧里的负心汉一样得知自己小对象怀孕了就两手撇清,但是这事也让系主任千金一下醒悟过来了,跟着钟会混根本没前途。于是女孩收拾东西拿着打胎的钱偷偷回了自己家。系主任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更是对钟会恨得牙痒痒,当即给他退学了。

后来听说那女孩让系主任许给校长家二公子了。虽然是个带馅的,不过听说好像男方那边也有点不太光彩的事,也就没再追究。

当然这都是后话,姜维喝了口啤酒,长吁一口气,人生何处不狗血。放在别人身上是段子,搁自己身上谁都吃不了兜着走。会会这事虽然是狗血了点,但其实最让人他妈想不到的是钟会居然跟校门口保安邓艾好上了。

【未完】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3)
热度(21)
  1. otsud警察蜀黍我就是栀子 转载了此文字
©警察蜀黍我就是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