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蜀黍我就是栀子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今天那个花哥上818没

老实说,我现在的内心波澜不惊。

这是不可能的

虽然数次以旁观者之姿与年度818擦肩而过,而当我真的以亲历者经过了这些只有818当中才会出现的桥段的时候,我觉得我想删掉我写过的故事。

是的,我想立刻马上删掉我写过的故事。

非常惭愧,一点微小的自卑心。

当我发现我写过的所有故事,包括故事里的情节,都没有生活中的一点小事有戏剧性的时候。我是真的觉到自己在写字这事上是没有天赋的。或许应当转行做画手了。说不定上天派我来就是给有天赋的写手们送插图的。嗯。如果有这样的写手愿意培养我请联系,保证养成后只做你一个人的专属灵魂画手。

事情的梗概大概是这样的。考虑到发在微博里还是不太好,以后会删掉,所以放到这里来留念。


是的,是这样一朵鲜美多汁,看似纯洁无暇的娇花。
作为一个心思并不是很龌龊的师兄,我不能承认,在第一次见到他后背的秋声烛影时就想泡他了。当时他的身份仍然是我前情缘的现情缘。我们的关系简称为,情敌。

但是,对于一个痴迷康雪烛的万花弟子来说,秋声烛影是比羊毛胖次更加圣洁的存在吧。

是的,在第一次见到纯洁的师弟背后的秋声烛影时候,我就隐隐的感到很垂涎。

那个东西是皇宫里掉的一个背部挂件,关于它的介绍是这样的。

“康雪烛从东海“洞天福地”康家带出的随身之物,此物寄托了无数他与亡妻文秋之间的往事。东海康氏精通各方奇门杂艺,文秋在世之时,康雪烛背负笔架,携手爱侣,临水逢川,便停步作画,好不快活。”

熟悉康雪烛剧情的人会知道,这件挂件最有趣的地方在于,它对于康雪烛与妻子生活的描述几乎是与剧情完全相反的。

文秋在世之时,康雪烛几乎从未给予这个女子半分恩情。所以在文秋故去之后,他才惊觉他在这个世间最爱也是最爱他的女子已经永远的离他而去了。

很多人说康雪烛是个真正坏透了的人。

他怎么能这么坏,辜负了文秋,又欺骗了高绛婷。

文秋在最后的时光,曾对康雪烛说,人们只能想得起对自己好的人。所以,不管今后我去哪里,决计不会记起你。

而师弟背负着身后的秋声烛影,低着头对我说,师兄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说没关系,因为你是师兄,你骗我你一定有原因。

康雪烛的心一瞬间被刺痛了,而我忽然觉得害怕。

我对于康雪烛的喜爱不仅止于欣赏,更多的在于“想成为”。

师弟不是文秋,但我亦不希望他成为高绛婷。

因为他比高绛婷更疯狂。

他会毁灭的比高绛婷更彻底。他会奋不顾身。他会割股剖肉,求一份温存。他已经不再奢求感情,他只需求温情。

康雪烛同文秋在雪地中行走的时候,文秋忽然回忆起幼年家逢变故的往事,轻轻的说,我从没那么渴望过逃离……你晓得那种害怕吗?——一如现在。

师弟经常会说,对不起师兄。我错了。

他说我错了。你别不要我。

他瑟瑟发抖,想伸出手,又放下。

师兄,他说,师兄。

 

可以拒绝吗。

请告诉我拒绝的方法。

 

我说,你是个很自私的人。

想要师兄,很自私吗……

他轻轻地回问我。

我哑口无言。

 

我们曾经共同喜欢过的一个女人,今天结婚了。

他给我看她的婚纱照,很美。

她结婚了,这是好事。我说。结婚了应该就会收心了,不会祸祸别人了。

忽然很想逗逗他。我骗他。

不然还会有像师弟这样可怜的人受骗,万一他们也找到我诉苦,我一个不小心,也觉得他们好可怜动了恻隐之心怎么办。

师兄只是可怜我吗……

他低下头。

我却真的喜欢师兄。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4)
©警察蜀黍我就是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