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蜀黍我就是栀子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蝎迪/蝎蛇】雨季

1、


褐色的霉菌仿佛尸斑一样蔓延整具傀儡的时候,蝎就知道自己又要减少一个收藏品了。

雨季降临,有些木质傀儡会滋生出霉斑。

雨之国那潮湿而粘腻的雨季是蝎最讨厌的季节。

 

这样很公平吧。

即使是没有生命的傀儡,也同样有可能会因为霉菌的侵蚀而死去。

蝎把自己的脑袋取下来,用软布擦干眼球上面的水汽。

迪达拉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桶石灰,对蝎说这些东西或许可以帮助他的傀儡在干燥的风之国以外的地方度过雨季。

迪达拉的手指被生石灰灼伤了一点,指尖露出淡淡的肉粉色。

蝎盯着他的手指,下意识做出吞咽口水的动作。

毒液在喉管中流淌,迪达拉新鲜的伤口散发着诱人的气味。


旦那!你不要总是玩这么危险的游戏。

迪达拉劈手从蝎的怀里夺过他的脑袋,小心翼翼的安在蝎的脖子上。

……你吓着我了,恩。

我是说我有的时候进门……看到你拿着你的脑袋、或者心脏,我会有点……嗯。

迪达拉磕磕巴巴的解释着,他害怕因此而触到蝎的逆鳞。

蝎并不解释,他顺从了迪达拉的意思,将自己的眼球安回眼窝,回到了迪达拉熟悉的、安心的人类模样。


是啊,这样多么好看啊。恩!

迪达拉又欣赏了一遍蝎的新脑袋。蝎这次将自己上眼睑的凹陷做的更深,因为迪达拉说觉得他深邃的大双眼皮很好看。

蝎的脸已经很美丽了。

下巴并不特别尖刻,眼窝深邃如蕴藏珍珠的珠贝,鼻子尖挺像小鸟蹦跳俏皮的爪子在人心脏上软软的抓。蝎的五官已经无法再多添一丝一毫的雕刻。哪一处都很完美。是被缪斯祝福的作品。

迪达拉很羡慕。

他曾经恳求蝎把自己的眼角向下拉一些。因为这对过分上扬的鸟型眼尾,在有足够的时间照镜子的清晨,迪达拉有时会觉得自己看起来像只只会学舌的白痴鹦鹉。

蝎点了点头,道。

那么你想要一对什么眼珠,琥珀的,水晶的,还是我的?

血红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迪达拉,蝎抽出袖子里时刻都锋利的雕刻刀。

于是迪达拉讪笑着说不用了旦那我突然觉得自己现在也长得还挺好看的嗯。

 

是的。

你真实的皮肤,皮肤下面饱满的血管,充满弹性的眼球,灵活的舌头。

都很美丽。

蝎可惜的望了望迪达拉逃也似的背影。

为什么人总是不珍惜自己所拥有的东西呢。


2、

雨税泛滥的日子蝎都不愿意出门。

蝎屋中唯一的生物——一株仙人掌,已经根部溃烂,茎叶萎蔫,发出腐烂的气味。

被雨水淋过的傀儡总是很容易出现霉斑,包括蝎自己的身体,需要花上很长时间和很多药水来消除这种负面影响。

蝎任性的推掉所有雨季中的任务。

想要拒绝已经被发送出来的任务,需要搭档的两个人联合署名。


身体不适。

不去。

——蝎。

蝎的手没动,他用尾巴卷着迪达拉的美工笔在纸上写下简单的字句。

尾巴在空中一转,那支笔送到了迪达拉手里。

……还真是,没法说不啊。恩。

迪达拉挠挠脑袋。

但是这样他们会有很多独处的时间。

所以还是很开心。恩。

在小南的传令符纸上,迪达拉爽快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这样的闲暇时候,迪达拉喜欢缠着年长的蝎问很多奇怪的问题。

蝎心情好的时候会回答。
喂旦那,你之前的搭档,那个叫大丸子什么的……嗯……

大蛇丸。

应该趁着这个小鬼睡着的时候把他的脑袋内容物抽出来看一看,是不是全是黏土。

蝎把双手合拢放在脸侧。

对,那个大蛇丸,他是个怎么样的人啊?

迪达拉充满好奇的趴在蝎的枕边。

怪人。

蝎闭上眼睛,做出一副就寝的姿态。

哈哈哈,旦那你可没资格说别人奇怪,嗯!

迪达拉仿佛抓住了他的什么把柄,放肆的笑起来。

我是说,他是个什么性格的人,好不好相处啊,惯用什么样的忍术啊,有没有我这么可爱啊,之类的,嗯。

迪达拉不死心的趴在蝎的身上,把手伸进他大开的腹腔之中,扯出一段肠管打成死结。他鼓着腮帮子,睁大了无辜的眼睛。

没有你可爱。

蝎扯碎了他的衣服。

但是比你理解我。

蝎在心里说道。

 

3、

如果大蛇丸还活着的话,说不定已经找到了永生的方法了。

蝎伸出肠子的尾端把迪达拉弄脏的床单挑起来扔到地上,仍然背过身去,双掌合十,放在脸侧。

为了防备这样突发的情况,蝎都会让迪达拉每次铺床单时候铺两条。

啊!旦那真狡猾!要我做这么多事!

因为我不会把床单弄脏。

叉着手站在旁边,蝎没有一点要帮忙的意思。

如果想做就多铺条床单。或者你愿意半夜去洗床单。

迪达拉憋着嘴,老老实实铺床单。

明明已经要委屈自己跟一堆木头上床了,为什么还要做这种事情!

 

蝎不讨厌他这种赌气的小模样。

事实上迪达拉是知道自己的这种可爱之处,才肆意挥洒着自己年轻浅浮的智慧。

至于前一个搭档,蝎的颌关节发出喀拉一声。

要是能够用可爱来形容,除非天底下男人女人都死绝了。

不,是所有的飞鸟虫兽,蜥蜴、青蛙、毒蛇,全部死掉。


根本不是可爱不可爱这种问题。蝎翻过身来,百无聊赖的看着迪达拉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睡颜。


第一次和那个男人上床之后,蝎花了小半个月来修理自己的身体。

那也是个一身毒的家伙,而且牙尖齿利,分毫不让。

蝎君,你这样的身体还能够得到快感吗。

那条人形的蛇吐着信子揶揄道,即使当时他已经濒临gaochao。

不能。

蝎抓不住他滑溜的鳞片,所以他让三代目伸出双臂刺穿大蛇丸的肩胛骨,把他固定在床板上。

但是杀了你,能。

蝎腾出手按动机括,破碎的左眼珠从眼眶中掉落。

他只剩一只眼睛在瞪着大蛇丸。

 

那之后两个人谁也没再提起过上床这回事。

蝎只是想尝试不同于人类身体的滋味。

大蛇丸只是想尝试不同于人类身体的滋味。

不好吃。

不好吃。

然后他们发现。

 

但是他们都在同一件事情上致力许久并乐此不疲。

蝎君真的很年轻呢。永远都这么年轻。

多谢夸赞,你的新身体也很漂亮。

 

飞段转过头对角都说,我特么看着他们这样儿我就想原地躺三十分钟。你管管他们这些老不死的臭大叔啊!角都!

角都闭上了刚想加入他们讨论的嘴。

于是那个月大蛇丸削减了一半的研究经费,蝎购买崭新眼珠的单据没有被报销。

 

感觉到一种生存乐趣被剥夺似得苦恼,蝎躲在绯流琥里,假装自己是一具年久失修的傀儡。

蝎君,我们做一点别的事情吧。

大蛇丸嗅着他的气味来到蝎的仓库,蛇信子在空气中颤动。

不做愛。

蝎没有新的眼球可以更换,心情正十分不好。

哎呀,除了这事,我想我们还有些别的共同语言呢。

大蛇丸把他拉上了万蛇。

他们飞快的穿行在森林里。

川之国森林湿润茂密,物种丰富。

停下。

蝎说。

他跳下万蛇,捉住地上穿行而过的一条棕色蝮蛇,折断它的身子,单单将蛇头塞进腹腔。

大蛇丸的竖曈眯起来。

蝎君,

他说。

淬毒用的,你别误会。

哎呀呀,我怎么会那样想呢。我们感情这么融洽。

大蛇丸悄无声息放出的一条小蛇卷住蝎的手指。

我只是想说,以后你再需要采集蛇毒的时候,可以向我来要。我这里有很多可爱的孩子哦。

蝎张嘴把蛇吞进浸满毒液的消化管,不多时它就会溺死其中并成为蝎身体内毒液的一部分。手指残留了蛇爬过的冰冷感觉。非常讨厌。

被这种阴冷粘腻的动物缠上很讨厌。

 

你看。蝎君。

巨蛇停下来,头伏到地面。面前波光万丈,夕阳灼眼。

我不想下去。

蝎本能的抗拒着这一大片开阔的水域。

这里水很多。

 

这并不是水哦。

这是“海”。

大蛇丸伸出苍白的双手。

蝎君,你不想下来试试吗。触碰“海”。


无聊。

蝎感到头晕目眩。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块、浓厚、气味咸重的“水”。

那些水涨落有致、漫无目的的吞噬海边沙地,或者又是有所预谋的汇集到一起,发动一场针对陆地的谋杀。

蝎的核心感到一阵不堪负荷的沉重。

是这些“水”让风都变重了。

蝎被压得透不过气来。


大蛇丸见无法说服蝎对他没有见过的事物进行一番尝试,也并没有感到丧气。他褪掉灵活的双脚,用粗壮的尾部支撑身体,潜入海底恣意畅游。

 蝎阴沉的看着大蛇丸消失在海面的尾巴。

“海”。

Umi。

“水”

Mizu。

蝎在口唇中来回来去的摩挲这两个词语。

Umi。

Umi。

Umi。

未知的。

对于它的性味、组成、和颜色都难以掌握正确的认知。

在成为傀儡的第十年,蝎第一次感觉到自己仍未脱离属于人类的恐惧。

是的,无论这具身体还能够存在多久,

蝎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核心。

也不可能超越“海”。

也许人死后并不都会化为沙尘。

还有些人的身体会被“海”吞噬。


大蛇丸浮到水面换气,正看到海边逡巡的蝎。他的红发在海风里飞扬,神色低昂。他停滞在时间里的身体仿佛要被海水卷进深渊一般。他就这么暴露在丑陋坚硬的壳外,像只被抽出体外的蜗牛一样孤零零的站在海边。

或许今天还是应该在家里做爱。

大蛇丸用尾巴卷住一只透明的海月水母。

你看,蝎君。

大蛇丸把水母放在蝎面前。

这就是“海”中的生物。很有趣吧。

蝎用尖锐的肠子尖端戳刺那只透明的水母,脱离了海水的水母连挣扎都做不到,任凭柔软的身体被刺破,它流出一滩透明的水。

蝎感受到它身体中的溶液,愣怔了片刻。


没错,它的身体中有百分之九十八都是“海水”。

大蛇丸露出恶意的笑。

怎么样,“海”很有趣吧。

人首蛇身的男子将水母整只吞下。他一边张大口腔,一边用蛇瞳挑衅似得注视着蝎。

我要回去了。

蝎的身体已经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

蝎觉得自己运转僵硬。


——再不离开这里,核可能就有坏掉的危险。

蝎本能的察觉这种危险。

他登上万蛇的头顶,阴沉的看着大蛇丸。

好吧好吧,蝎君。我以为你会喜欢这里的。

大蛇丸游到蝎的身边。

因为在陆地出现之前,“海”就已经存在很久了。

“海”,是永恒的。


4、

海浪的声音又回荡在蝎的木头脑袋里。

迪达拉金色的脑袋脆弱柔软。

蝎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呼吸。

和“海”呼吸的频率是一样的。

——迪达拉还有一对漂亮的海蓝眼珠。

蝎伸出自己的双手,扼住迪达拉的脖子,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微笑。


——杀了“海”,就能得到永恒。


5、

旦那,雨季过去了吗,嗯?

嗯。

旦那,今天的太阳是不是很好啊,我觉得脑袋好热,好胀,我的头好像快要烧起来了……嗯。

嗯。

旦那,海是什么颜色的。蓝的吗。

嗯。

蝎微笑着把一抔海水放进迪达拉手心。他又用食指沾起一点海水,涂抹在迪达拉凹陷的眼皮上。

是蓝色的,就和你的眼睛一样美丽。






                                                                                         【fin】


===============================


看,这就是美丽的海月水母哦



是不是很像大蛇丸的紫色呢。

我不知道怎么让蝎和大蛇丸搅上的……

但是毋庸置疑,小迪又成为残障担当了!

恭喜为爱牺牲勇气可嘉的迪达拉!【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29)
  1. UboShalKuroroHisoka警察蜀黍我就是栀子 转载了此文字
©警察蜀黍我就是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