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蜀黍我就是栀子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这十万八千里,我得走一辈子

听说大圣归来上映的时候,我刚打好行李。

我这个专业,枯坐三年,就为了大三实习装这一回逼。

也没什么新奇的。三百六十行,行行可装逼。

年少轻狂,说来臊脸。至少我当初选这个专业的时候,是真心想装逼的。

中学那会儿,盗墓笔记开始火起来了。

当时班里有女生说想嫁张起灵,有说想嫁小花的。我说,我想学倒斗。

学考古的总喜欢戏称自己是倒斗的,职业病。就和写字的人喜欢说自己是爬格子的一样。

我真这么想的,也这么做了。

只是这条路不光有我想象中的刺激,也有我想象未到的苦累。

出发前,我们专业的姑娘,无一不在叫苦。我心里也胆颤,生怕遇见些不测。以前出田野调查的时候,我曾经摔在封土堆上,把左胸这边的骨头险些撞折了。

这个活儿危险,也并不荣耀。

好不容易打完行李,我躺在床上,想想有什么遗憾的事,脑子里过了许多事,其中一件是赶不上猴子的上映了。

我们实习去了20天,在河西走廊,调查的主要是一些关于长城的烽燧遗址,石窟寺与魏晋十六国壁画墓。主要锻炼了抗晒能力和憋尿能力。

甘肃的晒是真的晒。野外戈壁上,徒步几公里,要没点防护措施,能给你直接晒出魂来。

地上都是骆驼刺,那东西牛羊都嚼不了,只有骆驼能吃。我同学走几步就得抠下脚。因为鞋底扎的全是刺。

而且一出野外吧,就看出女生的不便了。大戈壁上没遮没挡,尿急了来姨妈了,你去哪里解决。憋着,只有憋着。

无数次,我站在烈日底下,烽燧上头,按着帽子,对身边人恍恍惚惚的说,我这是在做梦吧。徒儿,咱们还有多远到西天啊。

曾经好多次我以为我走不完那条路了。

脚底下根本没路。只有黄土堆积的断壁残垣,和无处不在的沙子,碎陶片瓦片。

在博物馆里的时候,站一天,画魏晋墓葬里的画像砖,细细摹了十几块,腿都站没知觉了。一起身一弯腰一墩腿,都是要命的动作。

下墓的时候,地上地下俩世界,外面在野地里出一身汗,到地下登时给你憋回去。温差二十几度,经常这么交替,不得骨病才怪。

有的时候晚上躺在宾馆里口吐白沫挺尸想,他三藏法师当年,也是如此餐风饮沙吗?

不,他当然比我苦,比我苦的多。

我左右思忖,入睡不得,下了决心,去看场猴吧。

第一遍刷猴的时候,我的泪点被这句话点燃了。

说是孙悟空夸耀自己一个筋斗云翻十万八千里,江流儿垂头道:

十万八千里,我得走一辈子…………

后来他果真走了半生,又花了半生去译他取回经书。

一语成谶,总是让人心痛的动容。

说来也巧,我一刷猴子,是在考察所住的一个县,名高台。这高台,据说是唐三藏当年晾晒经书的地方,也有一说,曰此地是猪八戒呆过的高老庄。

有的时候很多事情联想起来挺有趣的,而我更愿意相信他们是场上天安排的奇缘。该当我在这个夏天,重新遇见传说中或明或暗的他们。

后来到了酒泉,开了一天的学术研讨会。无聊至极。又动了二刷的心思。

不知道有多少是像我这样,百折不挠来刷猴的。也说不清楚,就是没过瘾,还想看。

二刷的时候,再听江流儿道那句谶语,竟滚下泪来。

想到自己。

这条路,一走,就是一辈子。

从此高山险水,风餐露宿。

也不为别的,当你真的了解到那是多么美好的东西,总会忍不住想,愿他千世万世的流传下去。给儿子看,给孙子看,给子子孙孙看,告诉他们,老祖宗的东西是多么美。

今天是考察的最后一天,胡乱写点流水,也算不上一个合格的repo。

只此向大圣归来制作团队致敬。

向所有基层考古工作者致敬。

文化的传承说来沉重,却也简单。

毕竟,总该有故事让后人看。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125)
©警察蜀黍我就是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