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蜀黍我就是栀子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剑三同人#all花#】纪念我们薄如蝉翼的友谊(5)

首先,我得诚实的说,我有一个特别大的毛病……当然不是因为腕大才摆谱,是真的一个特别诡异的诅咒。

每次开新坑的时候总会出现一种奇怪的现象,到了第四次更新的时候……

一般就没有第五次了……

我曾经深刻的检讨过这个问题,但最后仍然迷茫的发现,改不了。

本来纪念友谊真没打算写长的。

结果它第五更了……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且看且珍惜【

===================================

 

“林~林~”

“干什么。”

林漠一路就觉得身上毛毛的。楚歌跟在他身后,双手插在兜里,满脸堆笑,不知道盘算着什么。

“楚歌,我是真的没带钱,一分没有,如果你身上也没钱,现在回去拿还来得及。”

“你……呃……”楚歌把手在口袋里握了一握,心里憋着想问你和那花间什么关系都快炸了,你这儿还跟老子提钱,真是太伤感情了。

“你到底……你到底想吃点啥呀?”

楚歌想把自己嘴撕了。

 

 

“……你真想吃饺子?”

“恩。”

“真的想吃饺子?白菜猪肉饺子??”

楚歌看都没看单子,学校周围就一家小饺子馆,馅就那么几种。本来还在想林漠会不会宰自己一顿,现在看来,真是多虑了。

“不是,林漠,你真不用替我省钱……”

这么一想,楚歌心里边还挺感动。

“真的想吃饺子了。”

林漠低着头,语气很轻。

 

俩人要了一斤白菜猪肉一斤韭菜猪肉的。

“喝啤酒吗?”

“恩。”

饺子上来后,楚歌开了一瓶啤酒。

楚歌先喝了口酒,林漠先夹了一个饺子。

林漠把饺子夹进自己碗里,没吃,看着。

“我们家有个习惯,”没有任何前戏,林漠突兀的说道,“有人过生日,就要吃饺子。”

“不吃蛋糕?”

“不吃,我们家人都对奶油过敏。吃多了会吐。”

“只是单纯的讨厌奶油吧……”

楚歌这时才反应过来,林漠好像是第一次在他们面前谈论家人。

“呵呵,可能是吧……”

林漠笑了,从地下的一打啤酒里拎出来一瓶,用起子起开,给自己倒了半杯。

男人喝了酒,嘴上都欠个把门的。

楚歌那天和林漠喝了一整打啤酒,12瓶一箱的。

林漠没怎么吃饺子,喝了5瓶,碰砸了1瓶。

楚歌知道他根本不能喝,大一时候班级聚会,班花找他敬酒他都没赏脸。

 

男人可真沉啊。

楚歌架起来林漠的时候心想。

 

“我其实啊……一点都不喜欢吃饺子。”

“特别是白菜猪肉馅的。”

“可……可我哥喜欢。”

“我妈每年都只包那个馅。”

“我哥小时特别……特别坏。他知道我讨厌吃白菜,拼命让我妈往馅里和白菜……”

“我不吃,我妈就打我……我把醋碗碰洒了,洒了一身,我哥就在旁边,边吃边笑。”

 

林漠那天晚上絮絮叨叨说了好多,楚歌有心想记着,不过到后来,他也累得气喘吁吁,没心思听了。

就记得林漠说自己有个哥哥,后来父母离异,他妈跟个有钱的商人跑了,带走了他哥,剩下他跟他爸过。

楚歌一边扶弄着他,一边嘴里叼着他的两本书。

亏了是晚上了,否则这样儿让别人看见也是够想死的。

楚歌最后给他整进寝室,跟秦嘉俩人把他脱了衣服半托半举弄到床上,也就手一撒,滚回下铺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楚歌那个悔啊。

林漠手机丢了。

可能是掉在店里了,可能是掉在路上了。

楚歌心里扑扑直跳,那个花间发给他的信息,和来电,林漠都没看见。

这种心情很奇妙,想让他看见又不想让他看见。

但是林漠仿佛一无所知,只是转天中午起来,问了一句。

“我书上怎么都是牙印?”

秦嘉憋着笑凑过去。

“狗把书给你叼回来的,天下奇景,我昨儿还照了张,你看不看。”

林漠皱着眉头说我不看。

正在茶馆旁边杀野狗的楚歌松了口气。

 

 

自从林漠手机丢了之后,楚歌觉得,林漠好像微妙的和自己走的近了些。

林漠换了个手机。不仅手机换了,离经花哥的号也卖了,换了一个毒姐玩。

更让楚歌欣喜若狂的是,林漠这个毒姐,拜了他做亲传师父。虽然在一起任务时间不多,林漠说只是为了省个除滞散的事,平常也就战乱洛阳的时候喊楚歌拉他一下,不过楚歌也已经很是知足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楚歌也不再和那个花间打22了。每周的22都是和楚歌躺的。

楚歌有旁敲侧击的问过为什么卖号,林漠说总玩一个职业玩腻了,想试试别的职业。

那你以前刷币的队友怎么办啊。

楚歌满怀心思,假做顺口的接了一句。

他工作党,本来就没什么时间,a了。

林漠淡淡的说。

 

总之这段时间楚歌觉着吃屎都是香的,喝尿都是甜的,小日子过得是风生水起。

秦嘉就不同了。

俗话说的好,风水轮流转。

秦嘉现在每天都黑着脸,一句话不对乎,照着人脸上就呼。

来告白的小学妹让他骂哭回去过俩。

楼下的野狗秦嘉踢死了仨。

 

那天学校保安队来给秦嘉宿舍送锦旗时候,楚歌和林漠都傻了。

“哎呀,咱们学校最近野狗闹的厉害啊,咬了好多学生,我们保安队的天天愁得要命,逮又逮不着。还是你们宿舍这个大兄弟猛啊,那天我亲眼看见,有仨畜生围着一个女生叫,这位大兄弟可真够仗义的,上去二话没说,两腿就都给撂倒了。”

学校保安队队长激动的握着秦嘉的手,

“大兄弟,要不你以后晚上跟我们一起巡逻吧。我给你们辅导员儿说说,今年学校的道德标兵就给你了行不行?”

最后林漠以宿舍长的名义代替秦嘉婉拒了保安队长的盛情邀请,说见义勇为是秦嘉分内的,只是秦嘉有严重的夜盲症,一到晚上什么都看不清,别说男女,人狗都分不清。

保安队长被林漠说的一愣一愣的,临走时嘱咐秦嘉多吃点羊肝。

 

“哎哟我的妈呀,熬了三年,咱们宿舍也有锦旗儿啦!”

楚歌抱着锦旗,站在桌子上比划怎么挂好看。

秦嘉倒是没什么兴趣。拉开椅子开了电脑登游戏。

“这位侠士!我代表大唐驿报采访你!请问你对这次你以一敌三勇战神策军的事迹有什么看法吗?”

楚歌跳下桌子,随手捡了个矿泉水瓶凑到秦嘉嘴边逗他。

“狗策都得死……”

秦嘉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你别惹他,小心他咬你。”

林漠拍了一下楚歌的脑袋,心情好好的抱臂看着墙上的锦旗。

楚歌凑到奶爸身边,小声的问。

“我说秦嘉最近怎么了,不顺南不顺北的。”

“游戏生活不开心。”

“怎么不开心了?我听说他都把他那手残徒弟带上四段了。”

“对,但是有一天他发现他徒弟和一个天策走的特别近。秦嘉有一次上线照例点他徒弟进组,但发现他徒弟竟然单独和那个军爷在一起,秦嘉就受不了了。”

“而且那军爷和他对立阵营,没什么好说的。”

恩,对立阵营真没什么好说的,就是干。

楚歌觉得好像有点能理解秦嘉的心情,对那傻逼花间也是,感觉就像辛辛苦苦养的白菜被猪拱了。

 

 

===================================未完

 

我强烈建议这次的更新搭配第四章的开头动图食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12)
©警察蜀黍我就是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