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蜀黍我就是栀子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all花#】纪念我们薄如蝉翼的友谊(4)

这是秦嘉的模型,能接受的咱们再好好的来看下面的剧情……

等看苍策的姑娘别急,军爷出来那章我再打tag好了。前头无关的我只打all花相关tag。

============================

 

褐色的水沫贴着嘴角流下下巴,让楚歌看起来真的有点像刚喝了翔的痴呆儿。

 

“卧槽,我想……”楚歌呆呆的咕哝着。

“你别想了,静静是我的。”

秦嘉抢过他手里的可乐,灌了一大口,拿手背呼噜了下嘴。

“对了,刚才赵铭给我来微信了,说快回来了。”

“哦。”

“哦个屁,他走一年了,你就不觉得有那么点……有那么点想得慌?”

“恩,想。”

估计没你想的厉害。

 

楚歌宿舍里本来四个人,除却楚歌三个,还有一个叫赵铭的,家境颇好,是部队大院长起来的,去国外交流了一年。眼瞅着,这学期就要回来了。

赵铭平时和秦嘉玩的比较好,俩人都是校篮球队的,大一大二时候经常一起从早训练到晚,没怎么上过课,跟林漠他们不算熟。

林漠是因为一直上课,所以和他们共同语言不多,楚歌是因为一直窝在宿舍睡觉。本来篮球队大一海选时候楚歌也报名的,但是因为身高卡到185cm以上,184的楚歌抱憾而归。

直到这个假期安利林漠和秦嘉玩了剑三,楚歌宿舍才算能真正玩到一块去。

楚歌之前只是个pvx。按他师父的话说,你一个丐帮,打不死奶,又打不了本,你还是打打碎肉做茶馆吧。

 

楚歌神行去了茶馆,看着茶馆人来人往做任务的,杀小号的,发着呆。

 

“——滴滴滴”

林漠的手机响了。

林漠铃声开的不大,秦嘉又坐回去陪徒弟大战去了没听见,楚歌听着它响了一会,想等它自己挂断。

“——滴滴滴”

对面挂了,没有5秒钟,又响。

 

“你给他接下呗,爹都听不清英怀珠弹的是啥了。”

秦嘉也听见了,眼睛没离开屏幕,叫了楚歌一句。

这谁打个不停,响一通不接就说明主人正在用下巴夹着手机擦屁股呢,知道吗。

楚歌也烦,看也没看拿起来就讲。

“你好你谁呀我是林漠爸爸。”

嘟————

妈个鸡,这货居然撂了?

楚歌再迟钝也觉得肯定有蹊跷,看了眼通话人的备注。

——【梁哥】

楚歌感觉心脏往下噗的一坠。

我就知道林漠这小子……这小子……

关上通话界面,还不等楚歌自己翻短信和微信,就见手机屏幕上方的信息区滚动着没来得及读取的微信。

[一枕黄粱]:对不起

[一枕黄粱]:可是 我做不到用你的命换我的

 

草草草————

楚歌脑子都炸了。

特么的玩个游戏至于这么生离死别吗?

 

抓起林漠的手机,楚歌冲出门去。

“哎你要出去吃饭啊?我一会儿还得带我徒弟打个秦皇陵你帮我随便带点啥啊?”

不明所以的秦嘉看着夺门而出的楚歌随口喊道。

 

吃吃吃,吃你妈比。

就知道天天跟你那小徒弟浪一起,给这给那的,照片也没看过就这么掏心掏肺,谁知道屏幕后坐着个二百斤脑残女还是抠脚壮汉?

这破游戏真有这么大魔性,让人对游戏里认识的人这么假戏真做?

楚歌呸了一口,又想起那个骚了吧唧的花间。

 

真是日了狗了,这骚逼花间说起酸话来简直眼都不眨。

楚歌越想越恨。

林漠也是的,游戏里撩妹也就算了,居然去学别人搞什么、搞什么基?

就算搞基你也找个成女号啊?至少看着大胸长腿还顺眼点。

找个成男也就算了,还是个大长头发娘了吧唧的!至少也得是丐哥那种看着真男人的吧?

楚歌在心里默认把林漠划为了底下的那个。

 

跑出楼,楚歌左右看了看,竟然一时不知该去哪里找林漠。

这死娘炮,去哪儿了。

楚歌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就地一蹲,我等!

 

“哎呦,楚哥,您这是搁这儿干什么呀,俩眼珠子瞪这么大,我以为您老坐门口收电费啊。”

路过的本楼男生见了不免打趣楚歌几句,楚歌不理,眼睛四处搜寻林漠的身影。

“哎你别瞎说,人楚哥是坐家门口等媳妇回来呢~”

 

等个几把。

楚歌攥了攥手机。

我就等着看他一会回来跟我怎么交代。

肯定要说只是刷了几把的队友,要不就是什么师徒啦,师兄弟啦,刚进稻香村被他捡了从此以身相许啦。

编,你就继续给我编。

忘了究竟是谁在编的楚歌脑子里开始幻想各种恬不知耻的林漠。

 

在图书馆借书的林漠突然感到一阵恶寒。

夏天的晚上可能还是有点冷。

穿了件半袖衬衣的林漠看了下表,再不吃饭食堂要关门了。于是林漠夹着两本书从图书馆径直往食堂走。

 

“……”

“……”

等终于看见林漠的时候,在楼下坐了一个小时的楚歌感到一种父老乡亲见了红军的错觉。

“你、你去干什么啦?”

刚才想象的种种盘问和嘲讽都从脑子里飞走了,现在楚歌就觉得,看见他回来了,仍然那么面无表情的走过来,礼貌性的绕过自己,感到哪里不对劲,再退回来看着自己,真好。

真怕他晚上一直一直不回来。

“我也想问你,坐在这里干什么。”

“还拿着我的手机。”

林漠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仿佛没有那么生气了,似乎下午根本没有那两场糟心已极的jjc。

 

“呃……你手机响了好久,我怕找你的人有急事,就在这里等你。唉这谁啊打了那么久,我还一直想替不替你接结果他就挂了。”

已经删了后面一条通话记录的楚歌心中暗想自己真是太特么机智了。

“哦,谢谢。”

林漠拿过手机,也没看,装回了裤口袋,就往宿舍走。

“——哎林漠你刚去哪了?”
还坐在地上的楚歌一把抓住林漠的裤腿。

“图书馆。你有事吗。”

林漠一手夹书,一手推开一半门,回头看他。那眼神像是在问,你傻逼吗。

“呃……”楚歌眼珠子转了好几回,愣是想不到什么能说的,“那什么,秦嘉那小子让我告诉你,赵铭快回来了,咱们到时候一起去接下他,然后一块儿吃个饭什么的。”

“恩,知道了。”

林漠又要抬腿。

“哎——”

楚歌又嚷起来,生生把林漠的脚腕子拽回来。

“还有什么。”

林漠的眼神已经明显透出了烦躁,楚歌想起来他的气其实可能还没消,缩了缩脖子。

“我、我就……”

我就想跟你说说话。感觉你上了游戏就又不是我认识的林漠了。插不上话。

楚歌眨巴着眼睛。

“我要上楼拿饭卡,一会儿食堂要关门了,有事回来再说。”

“别走!——”楚歌看他是真要走了,双手抱住林漠小腿,“你、你别回去拿了!我请你吃馆子去!”

 

  

 

===================================未完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7)
©警察蜀黍我就是栀子 | Powered by LOFTER